“滴灌”扶贫背后的效率变革

早上东边的天刚透出一丝光,阿湖镇练马村村民尤凤江就已钻进种植草莓的大棚,弯着腰精心照料着每一株幼苗。晨风拂过,尤凤江豆大的汗珠滑过嫩苗落在田里,看着眼前这一派生机盎然的绿色,他干劲十足,没有丝毫疲惫。

“还有2个半月,就出草莓了。咱们练马村的草莓是一种叫名宝的品种,品相好、口感香甜,一上市,其他地方的草莓就不好卖啦!今年一定又能卖出好价钱!”尤凤江对自家的草莓可是信心满满,去年,种植草莓的大棚收益特别好,于是,今年又扩了5个大棚。

90年代初,尤凤江是村里的养猪能手,建了4间大平房,一时很是风光。但之后遭遇骗子,血本无归,戴上了“贫困”的帽子。无情的岁月,在这个苏北大汉黝黑的脸庞上雕刻出一道道深深的痕迹,但他从未埋怨命运的不公,四处打工还债。“这种大棚高效设施农业再次改变了我的命运,我能重新靠双手致富了。”尤凤江坚信,自己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

“以前村里就是人穷地生瘟,很多人都外出打工,没有技术,打工也挣不了几个钱,想要摘掉‘贫困户’的帽子难啊,村集体经济更是穷得叮当响。”村党组书记徐杰告诉记者,三年前,村里将省扶贫资金、市财政产业扶持资金、后方挂钩帮扶单位等几项资金整合了103万元,建了48个统一的大棚和1个标准化厂房,每个大棚年租金为3500元,全面出租给有种植经验和能力的低收入农户,目的就是将有限的财政扶贫资金能发挥最大效益。

徐杰给记者算了两笔账,承包大棚的低收入农户,扣除租金,每个棚种植草莓纯收入1.4万元—1.6万元,草莓采摘后能紧接着种植甜瓜,纯收入为4000元,棚外空地可以种白菜,纯收入为3000元,一个棚至少能净得2.1万元。48个大棚每年为村集体经济就能增加16.8万元的租金,其中将一部分租金按比例分给83户低收入农户,剩下的则作为集体收入。

“我们在全省率先推出高效设施农业扶贫项目的,投资小,收益大。”新沂市农工办主任李树葆坦言,很多低收入农户不知道如何脱贫致富,每一户具体的情况也不一样,单纯的把钱打到农户卡上,很多并不能发挥作用,与救助式扶贫无异。财政资金只有从“输血”到“造血”,才能真正地帮助低收入农户脱贫。

瓦窑镇离新沂市区较近,农田较少,但交通便利,适合建标准化厂房。全镇有840户低收入农户,有劳动能力的年轻人经过一定技术培训后,可以到标准化厂房就业,月工资不低于2000元。而老年人,为他们购买了村庄环境整治等公益性岗位。

“村里有什么打扫卫生的活,我就会去,虽然没有多少钱,但挣总比不挣好。”房启云家中主要收入来源是2亩田,平时在家带孙子,只要有临时性的活,她都会忙中抽闲参加。“一年增加个几百元,过年就能多几道菜啦!”

党的十九大报告中,习近平总书记再次把扶贫提高到新的战略高度,并对扶贫攻坚提出了新思想、新目标和新征程。报告指出“坚持大扶贫格局,注重扶贫同扶志、扶智相结合”扶贫攻坚的新方法、新手段。新沂在构建大扶贫格局、扶志扶智方面作了有益的探索,实施了低收入农户和经济薄弱村脱贫愿想“项目化”管理、“超市化”服务的脱贫攻坚新模式,在全市253个村搭建了“扶贫超市”平台。一方面,1.7万一般低收入农户1.8万脱贫项目进入“扶贫超市”;另一方面,36个镇(街道)、121家单位、企业、社会组织和7700人从“扶贫超市”认领了脱贫项目,实现了脱贫“需求”与帮扶资源资金的双向有效配置。目前,通过镇村兜底,全市村级和低收入农户脱贫项目认领率基本全覆盖。

今年以来,新沂投入专项扶贫资金、行业扶贫资金和社会扶贫资金总计2.56亿元,在经济薄弱村培育了千亩设施蔬菜、千亩设施葡萄、千亩水蜜桃、千亩设施鲜切菊、千万婚庆电商、千平工业标房等一批有地方特色、有比较优势、低收入农户参与度高的产业,做到了全市1.7万低收入农户“每户至少有一个脱贫项目”, 33个经济薄弱村都新建了面积不低于658平方的、具备“七室两超市一广场”服务阵地。经济薄弱村基础设施、公共服务和居住环境质量全面提升,2.2万低收入人口就近就地稳定脱贫,18个经济薄弱村集体经营性收入平均超过20万元。

瓦窑镇房庄村支部书记岳建林为照顾孩子的留守妇女和老弱病残贫困对象找寻到了致富之路,腾出老村部一层的房子,请来老板指导编织吊篮,计件结算工钱,产品包销。50多岁的车金娥就是受益者之一,“村里提供地点免费学、网上包销,一天挣七八十块钱不成问题,还不耽搁做饭、接送外孙上学。”说起编织阳台吊篮,她十分满意,很感激村书记。如今,房庄村已有23个妇女学会了这门致富的手艺,淘宝店铺落户到了村部。

“帮扶对象直接得益是精准扶贫的核心要求,也是扶真贫、真扶贫的具体体现。镇村干部和帮扶对象普遍认为,多年的扶贫从没有现在这样直接、实惠。”新沂市市委书记高山说,新沂突破了单一的区域开发式扶贫模式和间接带动方式,工作重心实现了下移,不论是农户自己做项目,还是承担公益岗位或是按协议直接获取扶贫收益,帮扶资金使用的针对性提高了;帮扶措施不再是一个模式,而是按照因地制宜、因人制宜,探索了一些新的帮扶办法,从根本上解决了过去存在的受益对象不明晰甚至错位等问题。 

本报记者  熊冬梅

责任编辑:薛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