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一朵芬芳的米兰花

◎陈焕廷

蜜发荣老师是一位在岗的小学教师,在尽心尽力地完成教育教学工作的间隙,她又钟情于文学,且广有收获,在《三秦文学》《竹林文苑》《教师专刊》等平台和《江苏大众文学》《花厅》《新沂市报》等纸质报刊上常见她的作品。现在,她把近年来的作品整理一下,编辑印刷,一本精致的诗文集——《米兰花儿》和大家见面了。

《米兰花儿》一书,共分三个部分:诗歌,文章,文友作品。总的看来,书中作品,有生活质感,有社会含量,有文学品味,有语言情趣。可读,可品,可存。

台湾著名的文学家余光中先生说:古诗难写易工,新诗易写难工。不论古诗新诗都要有点诗味。的确,诗,作为最高雅的文学样式,必须写出诗味来。所谓诗味,以笔者愚见,就是诗中要含有精深的内容,精纯的感情,精巧的语言,精美的意境,使人读起来,感觉像一首诗,而不是像拆散的文章。

请看蜜老师写的《荷花》——

出水芙蓉/找不出更好的词语称赞/二八佳人/四八熟女/总是引入窥视

羞涩的容颜/柔美的曲线/含苞欲放/火辣的初吻/爱恋的心头震颤

六月火热的风/摇曳着碧绿的裙边/六月激情的雨/洗涤粉脸更艳/淡淡的清香/把宇宙熏染

也许/扎着丫丫的和合二仙/捧着枝枝坐化的莲子/梦在来世的涅槃

这首小诗,调动“容颜”“曲线”“绿裙”“粉脸”等很有视觉冲击力的意象,生动地把荷花袅娜美丽的形象呈现在读者面前,作者紧接着两句,用人喻花,以花拟人,说荷花像二八佳人那样的艳丽,像四八熟女那样的耐看。这就使荷花的形象更加丰满富饶了。面对着荷花含苞欲放的娇态,淡淡的清香,作者心头震颤,情不能已,驰骋心灵,浮想联翩,想到花儿的怒放,也想到莲子的生成,荷花美丽着人间,也奉献于人间,多么可爱的荷花啊。“莲子”一词,既是实指,也有象征意义:“莲子”者,“怜子”也。作者恋爱荷花的感情就这样曲折而又浓烈地表达出来了。外物与内情的水乳交融,诗的意境油然而生。

像《荷花》这样的小诗,在这本《米兰花儿》书中还有不少,如《秋风》《骆马湖》《老银杏》等都很可一读。

可能,蜜发荣女士更偏爱诗词,因此她的散文写作,也多有诗式的句子和感情。读那篇《唯愿》,很为作者纯真的心境,浓郁的感情,深深打动。在激流奔涌似的倾诉中,在回肠荡气的表白里,我们会深深感受到作者对真挚的爱情,抑或是友情的炽热追求和热情的呼唤:“你是我今生美丽的相遇,唯愿,与你一起在春风里沐浴,让每一束阳光徜徉于心底。你能嫣然一笑,坦然面对每一个日子,并将它过成诗意,行走于时光角落,陪你慢慢老去。”真是诗一样的语言,花一般的情愫,让人感动,百读不厌。

“我愿陪你慢慢老去,无论经历怎样的风雨,都会让快乐相陪,因为,你是一滴雨露,滋润我干涸的心扉;因为,你是一缕阳光,给了我希望,即使天涯海角路茫茫。即使南北的方向距离漫长,分割不了心与心的牵挂。你是一颗星盏,夜夜伴我入眠。唯愿,斗转星移,陪你慢慢老去,四季更迭,唯愿你是我的唯一。”诗无达诂,不论这首诗是生活中有感而发,不论她的意中所指是爱情,是友情,抑或如古代仁人志士的理想壮志,但这样的深厚感情,这样的赤诚心态,这样的火辣辣的语言,怎么能不让人一咏三叹,心潮难平。

像这样能打动人心的文章,书中还有很多。后生可畏,我真的佩服蜜老师文笔的秀丽,心地的纯洁,驾驭语言能力之强。

蜜发荣老师是一位谦虚谨慎、不断进取的年轻人,她在繁忙的教育工作之余,争分夺秒,见缝插针,到诗文学会学习古典诗词,并积极参加“文学沙龙”活动,向一些老同志请教,与文朋诗友研讨,不断丰富自己,提高自己。她现在是《三秦文学》编辑,徐州市作家协会会员、新沂市诗文学会理事,《诗斋文苑》杂志编委:真的已经达到一定的高度了,可喜可贺!世间有这样的说法:他很优秀不可怕,可怕的是,已经很优秀的他,比你还更加努力。

衷心祝贺蜜发荣老师在文学事业上获得的累累硕果,祝贺芬芳的“米兰花儿”展露东风第一枝,愿她再接再厉,竿头更进,在教育事业、文学事业上获得更多更大的成功!

责任编辑:张泽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