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树春深更著花
——读臧公珩先生《径草幽花溢芬芳》

◎王奇峰

《径草幽花溢芬芳》为臧公珩先生的散文诗选集。臧先生虽年近八旬,仍笔耕不辍。其散文诗内涵丰厚、思想深邃、感情充沛。他眼光敏锐、善于观察,善于在司空见惯的事物中发掘生活的内隐,文笔清新流畅,旷达坦荡,真性情全凭自然流露,犹如一条舒缓潺潺的山溪,高低上下,曲折有致,清亮晶莹,润人心田。读其文,如随智者探幽访胜,听博者历数家珍;又如信步山水,峰回路转,柳岸花明,别有洞天。读其文,老年人会情不自禁引发共鸣,中年人会心潮奔涌激情回荡,青少年会豁然开朗更上层楼。

本书中所有诗文均为真实的故事,选材客观典型,喜怒哀乐悲欢离合五味杂陈,充满生活情趣,洋溢着浓郁的乡土气息。正直的学者都恪守着两句箴言:“板凳要坐十年冷,为文不写一句空”,用来形容臧公珩先生可谓名符其实、恰如其分。“仗义执言、秉笔直书、直面人生”是他为文的标准。他的文章,堪称当代散文中的“信史”。不管是写亲历的事如《母爱万岁》《母亲的身影》《卖羊》,还是写抗日义士的《怒杀日寇写忠义》,甚至写清末女士《刲肉毁身救亲人》,都是实事求是、有根有据,绝不为沽名钓誉而肆意胡编乱造以耸人听闻。

正因其内容源于生活,所以思路开阔。文章皆从生活细节入手,信手拈来,实绘众生相,不作指点迷津似的说教,而是娓娓道来,呈现出一种大巧若拙的风采,有如风雪之夕与读者围炉夜话,亦庄亦谐,将款款深情和厚重历史融汇于朴实无华、明白如话的文字之中,让读者开阔视野、净化心灵、提升智慧、陶冶情操。

纵观全书,选材叙述重在“实”,感情表达重在“真”。

著名学者王国维曾言:“一切景语皆情语也。”又云:“以我观物,则物皆著我之色彩。”散文中写景,句句是情、字字关情,寓情于景、情景交融;文中状物,情以物兴,寄情于物,感物抒怀,以物寓意;文中叙事,物人相喻、寄情寓理,融情于事、以事抒情。这些,是大家公认的散文手法。臧公珩先生的散文,每一篇都似一道山涧小溪,每一层清波细浪都荡漾闪耀着作者的真情实意。不管是亲情、友情、乡情、爱情,还是旧情、新情、乐情、哀情,都因情真意切而令人怦然心动、油然而生共鸣、长久铭记。臧公珩先生自称“多情种”,读其文者,无不盛赞其为处处播撒真情的耄耋老人。

正因其刚正不阿、怀德向善,真情在文中才会随处可见:亲情贴心、友情醇厚、乡情缠绵;琐碎小事见真情、矛盾愧疚见深情、滴水细风见浓情。

诗文中之情,古人警句甚多,如“文到无情真悔作,口除饮酒只宜缄”“纵横诗笔见高情,何物能浇块磊平”“日月无情也有情,朝升夕没照均平”……读这本散文诗,真感到这几句诗犹如是臧公珩先生所作。

臧公珩先生将这个散文选命名为《径草幽花溢芬芳》是有深刻寓意的,他把自己的诗文,喻为路边小草、幽谷小花。路边的小草虽遭车碾马踏,仍然生命顽强,芳草萋萋;幽谷的小花,开在崖壁,树遮草蔓,依然芳香四溢使人心生爱怜。其书名可谓美哉,妙哉!

责任编辑:张泽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