彻底治疗“拖延症”
——加强作风建设系列评论之二

本报评论员

学校里常有“总是要等到睡觉前,才知道功课只做了一点点”的学生,工作中不乏非要到最后期限,才“压哨进球”的职员。值得警惕的是,此种“拖延症”在干部队伍中同样存在。某单位在项目申报上拖拉,导致上级已经开始评审,材料还没报送,错失发展的好机会。“拖延症”的可怕,由此可见一斑。

每项工作都是整个工作网络中的一个点,每个部门和工作人员都是整个工作中的一个环节,或与其他很多工作上下相连、左右相关,或直接决定着工作的整体进展。今年,我市重大产业项目共85个,其中实施项目75个,前期推进项目10个,截至6月底,仍有18个项目未达序时。城建重点工程及重大基础设施项目共七大类133项。截至6月底,已完工3项,按序时推进86项,未达序时31项。为民办实事工程共七大类38项,对照半年任务要求,28项按序时推进,10项未达序时……一项工作完不成,其他工作就会受到影响;一个环节拖拖拉拉,其他环节难免随之顺延。

拖延误事,哪怕一时的拖延也可能误大事。为什么很多工作虎头蛇尾,甚至有头无尾?为什么一些惠民政策已经出台很久,而老百姓却依然没有获得感?为什么很多问题本来并不难解决,最终却“小事拖大、大事拖炸”?因为“拖延”已成为少数干部的行为习惯。遇事不是不干,而是“慢半拍”;不是去想怎么抓紧办好,而是说“还没想好”;不说完不成,而是说“完成时间待定”……凡此种种,都会“拖”住各项工作推进的步伐,延误政策措施的落实,最终贻误改革发展大业。相比之下,不拖延、马上办却能抓住机遇、创造勃勃生机。1991年,时任福州市委书记的习近平同志提出“马上就办”,当地党员干部精神为之一振、状态为之一新,福州也因此获得了巨大的发展动力,迅速跻身全国大中城市前列,成为东南地区改革开放的一面旗帜。

有一首打油诗如此调侃不爱读书的人:“春来不是读书天,夏日炎炎正可眠。秋有蚊虫冬有雪,一心收书待明年。”——“拖延症”患者似乎总有说不尽的理由、找不完的借口。上级拨付的财政资金在一个地方早已变成了群众看得见的好处,而在另一个地方却只能趴在账上,这当中有制度上的原因:一些地方拿到补贴资金,往往已是下半年,当年执行起来有困难,又不敢轻率处理,只好放在账面上。为什么面对同样的问题,有的干部能主动作为,积极想办法调整相关制度、创新工作流程,寻求解决之道,而一些干部却消极无为?二者最根本的区别,就在于干部的精神状态,在于是否具有责任意识和担当精神。

心理学研究认为,每个人都有患“拖延症”的“基因”,最好的解决方式就是直面这一弱点,努力加以克服。治疗“拖延症”,需要我们增强责任意识、强化担当精神,调整精神状态,让“马上就办”成为自觉追求和行为习惯,才能和“拖延症”说再见。

时下,职场中流行一个叫“Freedom”的软件,它每天都会在固定时段切断电脑网络8小时,以此逼迫使用者在断网前抓紧时间完成工作。对患上“拖延症”的干部来说,不妨也在内心装上这样一款“软件”,时时提醒自己——“我生待明日,万事成蹉跎”。

责任编辑:薛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