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天机”是这样泄露的

◎本报记者 曹平

每天出门是刮风还是下雨,是雾霾阴沉还是阳光灿烂,外出时需不需备把伞在包里,第二天是否要增减衣服……天气的变化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很多人会根据天气预报来安排自己的生活和出行,气象信息更是防灾减灾的“消息树”和“发令枪”。

天气预报在生产生活中也越来越重要。那么,天气预报员怎样为老天爷“把脉”?天气预报是如何制作出来的?近日,记者走进气象局,走近预报员,了解天气预报背后的秘密。

收集数据提供科学判断

近日,记者来到了新沂气象局气象观测场,首先见到了各种观测仪器。

对这些观测场的仪器,从事气象预报工作近30年的葛小丽如数家珍:“日照仪用来测量每天日照时间;地温表分三种,包括深层地温表、浅层地温表和地表温度表;雨量筒用来测量降雨量;自动风速仪用来测十米高风速和风向......

实现自动化之后,上班是不是更轻松了?葛小丽说,“老底子的气象观测员们格外辛苦,一年365天,一天24小时,每小时要外出探测一次,为天气预报提供最基础的数据。那时他们观云测象,主要靠人工和经验。如今,有现代化设备的辅助,工作强度是大大降低了,外出探测频率从过去每小时一次到如今3小时一次,纯靠人工的项目已经很少了。”

但不能变的依然没变,气象观测极其讲究时效性,规定时间内必须完成,一点也马虎不得。夏天,或烈日炎炎、骄阳似火,或电闪雷鸣、大雨滂沱,别人都会往屋子里躲,他们却要往观测场跑;冬天,大雪纷飞,寒风刺骨,别人都在家中享受着那份温暖时,他们却要一次次地往返于观测场。

如今大多数数据虽然都已经实现了自动观测,但公众对预报的精确度的需求也提高了,精神压力一点也不小。葛小丽说,“每天都得盯着电脑看实时更新的数据,恐怕数据传不出去。”

葛小丽指着电脑上的一排排要往省台不间断上传的数据说,“干我们这一行的人,大多都患神经衰弱和强迫症等职业病,最痛苦的就是做噩梦。”葛小丽说,她常常梦见观测仪器突然坏了,无法发报,或是梦见断网了信息发不出去,发疯似地往站里跑……类似这样的梦,她和同事们都做了很多次,也被吓醒了很多次。

分析数据判断天气变化

在办理完交接班手续后,上午8点30分,葛小丽坐在了电脑前。“接下来就要开始分析气象资料了。” 葛小丽一边说着,一边滑动着手中的鼠标,“和以前天气预报资料的采集不同,随着科技水平的提升,现在天气资料大都是靠各种气象仪器监测的,我们需要综合分析这些数据和数值预报产品,对天气做出准确判断。”

通过国际资料交换,全球各个观测站测到的气象要素数据都可以在一个平台综合显示出来,即使身在新沂也可以了解全球的天气信息。“从地面到高空,从陆地到海洋,气象部门已经可以全方位、多层次地观测大气的演变了。”

对于未来天气阴晴雨雪的预报不仅要分析常规天气资料,还要查看卫星实时云图、气象雷达资料、地面自动气象观测站以及大型计算机模拟出来的数值预报产品等其他相关资料。

为什么要分析这么多资料? 葛小丽告诉记者,对于预报员来说,如果单纯根据天气实况,对48小时之内的天气形势判断还比较有把握,但如果时间再长远一些,单凭人的主观判断就很难做出准确的预报。“之所以要看多个数值预报产品,也是为了提高预报的准确性,换句话说,所有能参考的资料我们都要参考。”

如今,虽然电脑代替部分人工,但气象预报员的学习内容也要与时俱进。“就像世界上没有两片全然相同的叶子,也从来没有一模一样的天气。”葛小丽说,他们能做的,就是不断学习与运用专业知识,摸清老天爷的脾气,无限逼近天气的真相。

同时,为加强上下联动、平行互动,参与省气象局和市气象局之间的会商是气象部门工作中不可缺少的一个关键环节,也是一种工作机制。葛小丽介绍说,非汛期期间,省局每周二、周五进行会商,市局每周一、周五进行会商;5月到9月的汛期时段,每天都要参与会商。

葛小丽告诉记者,预报会商可谓是作出天气预报的一个关键步骤。由于影响天气的原因很多,很复杂,预报员需要集思广益,进行讨论,像医生给病人会诊一样,在天气会商时,所有预报员充分发表自己的意见,主班预报员对预报意见进行汇总后,经过综合分析,然后对未来天气的发展变化作出预报结论。  

(下转第2版)

责任编辑:薛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