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沟镇后朱村公共空间治理+的叠加效应

傍晚时分,在合沟镇后朱村的小广场内,记者看到村民们有的在跳广场舞,有的在健身器材上锻炼身体,有的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聊着家长里短……

“以前天一黑大家都在家不敢出来,现在我们村安上了太阳能路灯,一到晚上,大家都聚在小广场上,跳舞的跳舞,锻炼的锻炼,可热闹了。”村民王李芳高兴地说。

后庄村村民的生活变化得益于该村近年来实施的公共空间治理项目。在开展工作时,后朱村组织党员干部、群众代表深入宣讲,讲法律、讲政策、讲道德。把治理公共空间的决心讲清楚,把治理后的图景讲清楚,全力争取老百姓的支持。后庄村支部书记冯子涛感慨地说:“没有老百姓的支持,我们的工作不可能进展的如此顺利。”

公共空间治理美化了村庄环境。

雨天村内积水是村民对村庄环境的最大诟病,“以前遇到大雨,村里的积水都达二三十公分,老百姓连门都没法出。”后庄村治保主任刘金自用手比划着。后庄村从老百姓最关心的问题改起,首先对沟渠进行疏浚,把一条条管道铺设在村内道路两侧,实现了全村全覆盖。“有了这个下水道再也不用担心积水了。”刘金自说。

除了疏浚河道,后朱村对乱搭乱建、猪圈厕所进行拆除,整治黑臭水体,开展“退杨”行动,安装路灯,经过公共空间治理,如今的后朱村环境发生了很大变化,河道疏通了,绿化覆盖了,垃圾清走了,路灯亮了,在这样的环境中生活老百姓的心情也舒畅了。

公共空间治理融洽了干群关系。

后朱村的公共空间治理,全村上下没有旁观者,党员干部更是率先垂范。

“退杨”行动中,后朱村服务站站长石荣昌带头砍了自家万余棵杨树,村民们看在眼里,纷纷也砍掉了自家的杨树,种上绿化苗木;治保主任刘金自亲自爬上6米高的杆子为村里安装太阳能路灯;在全村铺装下水道时,遇到挡道的树木,村民都自觉砍伐掉;村里栽植的绿化苗木,村民们自发浇水管护;村民自愿捐钱修建自家门前的水泥路面;伸到道路上的违建村民自动拆除……

“大道理我们也懂,又有村干部带头做表率,公平公正,我们老百姓当然拥护支持。”村民石红飞说出了大家的心声。

公共空间治理增加了村集体收入。

后朱村在公共空间治理中对河滩地进行了回收。“以前都是长满了芦苇的废地,我们进行翻整后统一发包租出去,可增加集体收入35万元以上,让公共空间的价值得到了实现。”冯子涛说。

后朱村还对沟、渠、堰、路权属进一步规范承包合同,建立资源、资产管理台账,理清了公私权属,划清了公私界限,让公共空间得到重新释放。后朱村通过治理,将清理出的集体资源全部进入产权交易平台,做到有效掌握,实现了社会资产的保值增值。

公共空间治理的真正意义就是要还公于民、还利于民。近年来,后朱村通过治理后的收入,累计投入50万元用于村内基础设施建设,提升村级公共服务水平。

公共空间治理净化了乡风民风。

公共空间治理带来的更重要的变化是老百姓的文明素养也提高了。“家前屋后这么整洁,我们都不好意思乱丢垃圾了。”一位村民说。保洁员窦怀玲对此颇有感触,“以前村民家的垃圾随手扔,如今一家一户门口都有垃圾桶,他们都能自觉的把垃圾倒入桶中,我们清理起来也方便多了。”

为进一步净化乡风民风,后朱村计划把舞龙、舞狮、大鼓、扬琴、柳琴戏这些民间传统技艺重新组织起来,组建自己的文艺队伍,丰富老百姓的文化生活。

公共空间治理更赋能了乡村振兴。

在后朱村,与整治后的干净整洁的环境有些不相符的墙体斑驳的中心炮楼格外引人注目。“我们一边进行公共空间治理,一边保存历史遗迹,把老百姓家中的年代久远的磨盘、水缸收集起来,做道路、桥梁装饰,既留住了乡愁,也为将来融入镇级旅游,打造一个乡村旅游示范点,吸引更多人来我们这里。”冯子涛满怀憧憬地说。

公共空间治理为乡村振兴打下了基础。后朱村在去年试点养殖的稻鸭混养项目的基础上打算明年继续扩大1000亩,在水稻轮休季种植洋葱,扩建草莓采摘园,走出去到义乌小商品市场招引手工活,以村的名义发包给本村村民,增加老百姓的收入。

打开公共空间,就像推开一扇“乡村振兴”的大门,通向高质量发展的康庄大道。如今,后朱村的公共空间治理还在深入推进。“我们还将探索治理之后如何公平使用,公共收益如何回馈群众。”冯子涛说,“下一步我们将通过建立长效机制,确保公共空间治理成效持久维持下去。”

本报记者  曹平

责任编辑:张泽慧